你的位置: 神算子中特 > 神算子中特 >

著名眼科专家姚玉峰:不忘初心 追赶光明

更新时间:2018-12-07      

  要把角膜病治好,需要多方面的基础知识和临床技能,当时海内经济掉队,医疗设备简陋,知识技术匮乏,角膜病的治疗一片空白。幸运的是,随着改造始终深入、开放一直扩大,到了上世纪九十年代,国度鼓励留学,我获得了卫生部的公派留学奖学金,得到了赴日本大阪大学读博士的机会,几位导师都是国际眼科界的泰斗。

  “姚氏法角膜移植术”发明的基本设想是我在日本期间实现的。重要的设想,是把患者角膜的最后一层内皮层保存住进行角膜移植,这一层的厚度仅仅6微米,不到头发丝的十分之一,经过这样的移植可以躲避排斥反应。然而人角膜的内皮层切实太薄,要保留住再移植,实在 未审太难了,这成为我技术假想的“拦路虎”!经由无数次的研发、摸索和磨合,我终于形成了失掉创造专利的袒露后弹力膜用的“姚氏勾镊”及一整套姚氏手术器械,还有分辨充填材料的粘弹剂。

  2013年,姚玉峰(右二)引导年轻医生。图片由姚玉峰提供

  我的门诊每天都有从天南海北慕名而来的病人,他们求诊途径遥远,花费大,也耽搁病情。国内的同行们也经常向我表白对角膜病系统知识的渴望。我想,一个人的服务能力有限,如果有十个、一百个、一千个“姚玉峰”,那就能够让更多人重获光明。医乃仁术,常识和技术只有服务患者,才华体现价值。因此,从2009年开始,我办起了“角膜病诊治新进展学习班”,把技术毫无保留地传授给同行,培训超过7000人次的眼科医生,学生涵盖了全国各地。每每听到学生回到当地医院后用我教的知识和技巧,治好了他们的病人,我深感快慰,我觉得这才是我最大的价值!

留学日本大阪大学期间的姚玉峰(左四)。图片由姚玉峰提供

  2018年初,姚玉峰为93岁的“中国核潜艇之父”黄旭华进行白内障手术,使其双眼视力均恢复到0.6。图片由姚玉峰提供

  2002年,经过多年的实际验证,我把这项技术的临床成果总结成论文,发表在国际眼科界最有影响力的杂志Ophthalmology上,美国眼科科学院即时配发了快讯,称这是角膜移植领域的一大技术冲破!这项移植术后来被国际眼科界命名为“姚氏法角膜移植术”,被编入美国医学教科书,还被写入国际角膜移植发展史中。很快,“姚氏法角膜移植术”被大范围应用在我国国内患者身上,也被推广到美国、日本、欧洲等地。

  2018年11月,姚玉峰在“姚玉峰学习班十周年特殊版”现场。学习班已经举办了10年,每年举行两期,期期爆满。图片由姚玉峰提供

  著名眼科专家姚玉峰:不忘初心 追赶光亮

  问难后,导师们给我创造条件,希望我留下来连续向更高的学术高峰冲刺。日本当时的工作条件、平台团队比国内要好得多,面对导师的诚恳挽留,我有过犹豫,有过纠结。然而,静下心来,我问自己:“我为什么要学医?我为什么要出国求学?”想到万里挑一选派我出国留学的祖国和母校,想到急需救治的国内千百万角膜病患者,我摇动了回国的信念。因为,“学成回国、报效祖国”是我的初心,初心我不能忘!

  真正把姚氏法角膜移植用在病人身上,是我回国一个月后的事。1995年5月20日,我33岁那年,主持了世界上第一例采用最新剥离术进行的角膜移植手术。术后无排挤反映,患者三个月后视力达到1.0。接着是第二、第三例……所有移植均实现零排异!排斥反应这个世纪艰苦,解决了!

  与从前比较,我当初的科研环境跟前提都已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革,咱们的研究成就,使我可能时常在主要国际会议上与国际顶级专家同道主慎重要会议、同台交流学术。我有信心让自己和团队,在临床医治方法和药物开发方面做出新的发明。我信赖,将来必定会有更多中国人的名字刻录在世界眼科的发展史上。

  我出生于1962年,7岁那年经历了一次眼睛外伤。当时我的左眼血肉含糊,眼眶的整团脂肪被撞出来,父母和街坊都以为我的眼珠子被撞出来了。我被抱到病院后,一位医术精深的眼科医生,给我做了彻底的清创缝合。他告知我的父母:“好险啊,假如偏上一毫米或者深刻一毫米,孩子真可能要失明了!”两周后是我小学入学报到的日子,结果检查后,我受伤的眼睛视力完全恢复畸形。这段特别的阅历,在我幼小的心灵里,种下了对大夫的感恩和崇敬,我向往着自己长大后也能当一名眼科医生。

  20多年从前了,我可能自豪地告诉大家,多少千例姚氏法移植术后均实现了零排异!

  之后,美国哈佛大学也多次向我伸出橄榄枝,我也直言谢绝了。我坚信,祖国正处在百年不遇的大发展时期,中国古代医学将迎来快速发展的春天,这也是我个人施展才干、回报社会的最好机遇。事实证明,我当年的筛选不错。回国后,所有从头开端,艰难创业,我组建了本人的团队,建立了一个古代学科,我发现的“姚氏法角膜移植术”有了广阔的用武之地!

  1977年,我上高一的下半学期,得到了高考即将恢复的告诉。1978年12月,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决定中国开始实行对内改革、对外开放的政策。1979年,我考上了医科大学,成为“新三届”(指1977、1978、1979级)大学生之一。咱们在校学习的时候,中国社会处在转折变更的重要节点上,在离开校园走向社会的时候,也正是改革开放序曲奏响之际,百废待兴,各行各业亟需用人。

  我成为一名眼科医生已经30多年了。从改革开放后最早上大学的前三届学生,到成为一名初级的眼科医师,从留学深造到决然毅然回国,从组建学科到团队成熟,我很感恩这个时代给我供应的机会,让我用学到的常识跟技巧报效祖国,为国家赢得名誉。

  机会来之不易,我在大阪大学读书期间特别刻苦。多少年的努力,我在角膜病的研究上,取得了三项在世界上有独创意思的结果。由于这三项成果,素以谨慎苛刻驰名的大阪大学医学部的教养委员会,一致同意我提前两年进行博士论文问难。

  曾经有人问我,当初为什么决定眼科的角膜病专业?为什么留学后取舍回国?为什么要遍布“姚氏法角膜移植术”?这些问题须要追溯到少年时代。

  每一段历史都需要人去承接,每一个人只有合乎在时代的发展中,才能体现他的正向价值。我对生活在这个时代,服务了病人、教诲了学生、培养了人才、传授了知识和技术,对自己在一定范围内起到了承接历史的作用,感到无比荣幸。我愿继续与祖国同行、为祖国奋斗,把空想、追求融入到祖国发展的宏大事业中。(作者:姚玉峰)

  黄旭华把周总应该年赠给核潜艇研讨团队的三句话“周到细致、精打细算、探囊取物”制成锦旗,送到姚玉峰手中。图片由姚玉峰供给

姚玉峰(左一)给本国专家演示“姚氏法角膜移植术”。图片由姚玉峰提供

  1984年,我成为了一名眼科医生。进了这个专业后我才理解到,角膜病是眼科的大病。据统计,寰球共有4000多万名角膜病人,而中国就占了四分之一,这其中的300万病人已经失明。这些数字让我倍感沉重,于是我将自己的专业方向锁定在了角膜病上。

  (姚玉峰,1962年5月生,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邵逸夫医院眼科主任。全国道德模范、白求恩奖章失掉者、中国好医生。他致力于眼科角膜移植的翻新性研究,独创“姚氏法角膜移植术”,解决了角膜移植世界性困难。)